文艺青年守旧又难搞?看完这本小说或许你就明白为什么了

独木舟(左)与读者分享新书。活动方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发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10月31日19时讯(董进)提起作家独木舟(本名葛婉仪),很多人脑海中第一印象便浮现出四个字“文艺青年”。今(31)天下午,带着最新的长篇小说《此时不必问去哪里》来到重庆和山城读者见面,独木舟也和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剖析了自己:“都知道女文青比较难搞,甚至有些尖刻嘛,不太完美。”

《此时不必问去哪里》是独木舟时隔5年才推出的长篇小说。在新作中,独木舟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塑造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女主。女主的性情当中有些被人看成矫情、造作甚至尖刻的特质。即便是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也是不好相处的,而比起和外部环境的冲突,更深层次的矛盾其实往往源自他们的自我内心。

独木舟自己也觉得,这样的女主角并不可爱,最初创作时,她也很纠结,“一个连自己的情感和生活都处理不好的人,如果写进小说里,谁又会喜欢她呢?”但在某个时刻,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一个比较成熟的作者了,应该有勇气创作一个不讨人喜欢的角色,塑造一个有缺点,有让人难以忍受的毛病,但生动和真实的形象。

活动现场的读者们。活动方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发

“这个故事我觉得像是我写给现在20多岁的小姑娘的一封情书。”独木舟透露,《此时不必问去哪里》主角是两个二十几岁的女孩。26岁的李空空,她原本在老家有稳定的工作,在经历了一份爱得疯狂但又没产生结果的爱情后,空空为了看更大的世界,毅然成了“北漂”;宝音则是北京写字楼里永远都不缺的那一类女孩,她独立坚韧,自己有车、自己供房;男友各方面和自己都非常般配,父母也在催婚。但有一天,男友出轨,她才发现其实自己根本不爱他。

独木舟坦言书里的女孩是有自己的寄情和投射的。如果要简单为书中的女孩“画像”,她更倾向于用女文艺青年来形容。“都知道女文青比较难搞,甚至有些尖刻嘛,不太完美。”独木舟直言,“我们现在什么都是快速、高效的,但我想写的女孩反倒是那种慢悠悠地待在自己房间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带不来什么经济价值,可能看来还有点蠢,但她又是精神上不可或缺的。”

“我没有去做公众号内容、做流量,而是慢慢打磨自己的作品。”在独木舟看来,自己并非是在坚持,而是相信创作者的能量、才华终究是有限的,不可什么都兼得。“我始终觉得一本本作品写出来,比做公众号阅读量十万加更有意义。有些人可能想传播价值观,但我还是希望自己是属于踏踏实实写作品的那一类人。”她笑言,自己是不太追求文以载道的,作品能给在睡觉前有点安慰,那就可以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hualongbaoliao,报料QQ:3401582423。)